内容详细

首页  > 南武德育  > 心健教育 > 内容详细

  一转身、一扭脸、一进门总是忘了自己要干什么,一张嘴、一提笔、一开电脑总是忘了自己想说什么。这是为什么呢?

  再没有什么比记忆还让人灰心丧气的了。它真是一件设计糟糕的产品——即使是片刻之前的事情,转眼间也会忘得一干二净。你在房间里写着作业,决定到电脑查些资料,可当你来到电脑前,却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。你注意到茶杯脏了,拿着杯子走到厨房里,拧开水龙头,却看着白花花的水流不知所措。类似的场景,真让人抓狂!

究竟是谁偷走了你刚才的记忆?

使人遗忘的神奇之门

  在“阴谋论者”的眼中,这件事情绝不简单:“每当你走进一间房间,却忘了自己进去时想干什么时,其实都是房间里有个外星人正好被你撞见了。火速赶来的黑衣人特工将外星人处理掉后消除了你的记忆,而你原来本想做什么事的记忆也被一起消除了。”

  不过,玩笑归玩笑,从美国圣母大学的加百利•雷万斯基(Gabriel A. Radvansky)等人在2011年发表的研究看来,门的确是个不祥的事物。仅仅是穿过一扇门,就会诱发人遗忘刚才的事情。在实验中,穿过一扇门后,参与者对特定物品的回忆,反应更慢,准确率也更低。

碎片化的生活

  这扇神奇的门究竟是什么?它如何对记忆发挥作用?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有必要梳理一下记忆的几个基本概念。当你查到电话号码后立刻拨号,拨号后又立刻忘掉时,这时你用到的是工作记忆(Working memory)。这只是一个对信息进行暂时加工和贮存的记忆系统,很快就会遗忘。但如果你对这些信息进行巩固和加工,它就有可能进入能保存更长时间的长时记忆(Long-term memory)。长时记忆有多种,其中一种关于事件和情景的记忆,称作情景记忆(Episodic memory)。

  在事件切割理论(Event segmentation theory)看来,这扇诱发遗忘的门就是事件的边界(Event boundary)。尽管外界的信息源源不断地流向我们的感官,我们却会自动地把这股信息之流切分为一个个片段,把“正在发生的”和“刚刚发生过的”事情分开。而在这些边界处,我们的工作记忆就自动地“更新”,以处理当下的处境,而上一个事件的信息自动被清理,再难以回忆。在上文提到的实验中,当你穿过一扇门,尽管迈出的脚步只有咫尺之遥,你的记忆却已换了另一番小天地,也自然难以回忆上一个房间里的物品。

事件切割的双重效应

  不过,事件切割对于记忆的影响是双重的。一方面,在事件的边界处,大脑会清空工作记忆,让你回忆不出上一个场景的信息;另一方面,为了适应新的事件,边界处的大脑会建立新的心理模型,注意增强,认知更活跃,此时的信息会受到更好的加工,从而可能进入长时记忆,过后还能被回忆起来。早在1992年,研究者就发现,同样的商业广告,如果放在电视剧两个事件的边界处,就比直接插入到同一个事件当中,更容易让人们记住。

记忆“缺陷”是一种优势

  为什么人们需要对事件进行划分?

  这是因为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预测未来发生的事件。这种划分能力,能够让人把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当做一个组块来处理,从而节省认知资源。而工作记忆的不断更新,则能够让你专注于当下的情景,不受此前信息的干扰。尽管偶尔会出现这么一点“忘记自己之前要干什么”的小故障,考虑到记忆带给我们的强大功能,这仍然是一笔合算的买卖。

  公元二世纪,身为古罗马皇帝同时也是一名哲学家的马可•奥勒留在《沉思录》中写到:“时间是一条河,一条激流,流淌的是发生了的事物;一旦事物呈现人眼,它即被带走,由另一事物替代它的位置,很快,这一事物也被带走。”

  我们的工作记忆也是这么一条转瞬即逝的河流,随着事件的变换,不断地新建又消逝。借用二十世纪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的一句话——“少就是多”,不必苛求人的记忆事无巨细地记录下你生活的每个点滴,它正在用它的方式,给你创造一个高效而得体的生活。

办公室